海底撈登陸第三方外賣平台 自營外賣遇阻?

2019-08-11 15:19:10來源: 中國商網

  近日,海底撈牽手第三方外賣平台餓了麽,共同探索火鍋行業外賣配送數字化解決方案。然而,對于海底撈而言,自營外賣業務仍有“成本高企”的難題。

t01b326ea3004e57573

  據悉,包括上海、濟南、福州、鄭州等多個城市的用戶,在登陸餓了麽平台下單購買海底撈“小火鍋”外送等産品後,便可享受三公裏範圍內不超過60分鍾的配送到家服務。配送時間從上午9時至深夜22時。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雙方公布的合作試點城市並未包括北京、深圳等一線城市,這也令這些城市的海底撈“忠實”消費群體直呼不解。究其緣由,中國商報記者對海底撈品牌工作人員進行了詢問,但截至發稿並未得到回複。

  即便如此,記者在登陸餓了麽平台後看到,北京、深圳的少量海底撈門店目前也已經悄悄上線了外賣業務。以北京爲例,海底撈火鍋外送(潘家園店)的起送價格爲198元,配送費高達每單68元。

  實際上,這並非海底撈首次“試水”外賣業務。早在2010年,海底撈就開始做自營外賣,直到2016年10月,海底撈的自營配送“海底撈外送”陸續從門店獨立出來,但配送員仍是海底撈內部的員工。

  此前海底撈的定位是高端外賣市場。公開信息顯示,當時海底撈外送訂單均價大約爲450元,並收取餐費10%的服務費,配送費是每公裏12元,配送範圍最遠可達20公裏。

  不得不承認,如若不計昂貴的成本投入,海底撈的外賣業務確實取得了一些成績。據海底撈今年3月底發布的上市後首份年報顯示,其外賣業務收入從2017年的2.19億元上升到了去年的3.23億元,增長47.9%。外賣訂單數量從2017年的70萬單增長到去年的109萬單。無論是訂單數量還是增長幅度,都可以說是高速增長的。

  然而,對于海底撈而言,在自營外賣業務日益增長的同時,擺在面前的仍有“成本高企”的難題。

  過去一年,海底撈在全國瘋狂擴張:全年新開近200家門店,這個數量超過了20多年的總開店數。新開的餐廳數量中,二線城市占到87家,一線城市和三線城市分別開了41家和48家。

  據海底撈財報數據顯示,去年營收近一半來自二線城市,占比爲47.2%,一線城市和三線及以下城市營收分別占24.4%和20.4%;海外收入占比爲8%。

  此外,業績報告還顯示,海底撈一二三線城市翻台率差距並不明顯。其中二線城市最高,達到每天5.3次,一線城市爲每天5.1次,三線及以下城市最低,達到每天4.8次。

  不過,中國商報記者查閱財報發現,海底撈的二線城市門店增長率似乎陷入了瓶頸。一線城市保持著11.3%的增速,表現最好,三線城市增速爲10.6%,而二線城市的增速下跌幅度最大,從去年的14.5%下降到4.3%,二線城市2016年至2018年三年增長率分別爲16.58%、14.5%、4.3%。

  或許是由于業績增長承壓,海底撈在外賣配送業務上不得不尋求“外援”——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記者了解到,海底撈現有的外賣配送包括“大火鍋”和“小火鍋”兩種。海底撈自有配送員在配送“大火鍋”時會提供到家餐具的鋪設、食品再次加工(扯面)、餐具的使用等服務。

  而此次與餓了麽合作則集中在“小火鍋”外賣,聚焦于將火鍋食品及時、准確、保質地送至用戶家中,聚焦于數字化及配送環節。例如配送餐盒與外賣餐箱的尺寸匹配、配送時長、配送訂單調配及地址精准度等等。換言之,海底撈的特色極致“服務”並不在此次合作的“小火鍋”配送範圍內。

  在雙方牽手的短短半個月裏,海底撈與餓了麽的合作已經快速拓展至海底撈全國近50%擁有“小火鍋”外送的門店,並有望迅速全量覆蓋。

  記者了解到,此次海底撈試點第三方配送的城市,大部分集中在二線城市,一定程度上與其戰略相符,但如何打破當前二線城市業績增長瓶頸仍然需要思考。

  據了解,此次外賣配送僅僅是海底撈與餓了麽合作的起點。未來,二者或將在大數據、會員體系、數字化營銷甚至餐盒改造等多個單元展開深度合作。


  免責聲明:中國食品報網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准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本網站轉載圖片、文字之類版權申明,本網站無法鑒別所上傳圖片或文字的知識版權,如果侵犯,請及時通知我們,本網站將在第一時間及時刪除。

0
0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