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道關口失守 假阿膠流竄到線上

2019-08-21 09:47:09來源: 中國食品報網

  (本報三膠報道組)假阿膠對于行業的危害和對消費者權益的損害,已經引起相關監管部門和阿膠行業從業者的高度關注。

  針對阿膠造假,各方采取了一系列的整治措施。比如:阿膠主産地——山東的阿膠行業協會出台了地方行業標准,明確了含有雜皮成分的固體膠産品不能叫阿膠;阿膠龍頭企業之一——東阿阿膠股份有限公司率先采用了全新的《阿膠及其制品中驢皮源、牛皮源、豬皮源、馬皮源、騾皮源等鑒定分析方法》,從企業生産關口杜絕了假阿膠産品;國家藥典委員會發布了關于阿膠國家藥品標准修訂草案公示稿並征求意見,將推進阿膠品質的整體提升。這些措施在不同層面、不同程度上遏制了假阿膠的生産和流通。其結果是明目張膽造假的企業少了,通過正規渠道銷售假阿膠的亂象少了。

  事實上,在生産環節,阿膠行業已經有了相對嚴格的監管體系。對于正規的阿膠生産企業,監管部門建立了完善的追溯問責體系;對于不納入日常監管目錄的違規作坊企業,發現一個打掉一個。在流通環節,專賣店、商超等正規渠道,已經有了較爲規範的監管制度和監管措施。一些非正規的批發市場,也已經打造了可追溯的通路。

  假阿膠的生産銷售已經被擠壓到了越來越小的空間內,無所遁形。于是,造假阿膠的違法者開始走進不見天日的黑窩點,假的阿膠産品走到了看不見實體的線上。然而,即使是在線上,衆多發展成熟的專業電商平台受到相關法律法規的嚴格約束,假貨流通並不容易。于是,社交媒體開始成爲假阿膠能夠混入的“相對安全地帶”,如微信朋友圈和一些帶有交流、展示等功能的App等。最近,媒體曝光的數起阿膠造假案件,就是依靠微商在朋友圈銷售,社交平台正在成爲阿膠涉假經營的高發區。

  應當說,賣阿膠、加入社交軟件的電商平台、在社交軟件電商平台上賣阿膠這三件事都不違法,但爲什麽合法的經營活動當中會出現非法售賣假阿膠的行爲呢?還原一下造假者銷售假阿膠的流程就可知曉其中的緣由。

  第一步,售假者如果要“合法”地賣阿膠,就一定需要獲得阿膠産品的經營資質,市場監管部門要依照相關法律法規對企業進行審核,頒發阿膠産品的銷售許可證明。這個過程中,企業不能夠出現違法違規行爲,阿膠售假首先要混過許可關。第二步,售假者要通過經營行爲獲得利潤,就需要成本低廉的産品,這類假阿膠産品或由黑作坊提供,或由自己制造。這樣的違法行爲,需要躲避職能部門對商家銷售過程的檢查,阿膠售假還要混過監管關。第三步,售假者落戶銷售終端,把假貨放到線上銷售。這個過程要通過電商平台的內容審核,阿膠售假最終要混過上線關。混過了這三道關口,再加上運用平台的社交功能進行虛假宣傳,讓消費者“種草”,完成假阿膠的線上銷售,這就是一次完整的售假過程。

  分析阿膠線上售假的過程可以發現,被驅趕打擊的假阿膠之所以能夠流入到消費者手中,源于售假者混過了這三道關口。不容否認,爲了混過這些關口,售假者采取了僞造資質等瞞天過海的招數,這些招數更是隨著監管的愈發嚴格“與時俱進”。然而,假冒僞劣産品都有不可遮掩的漏洞,這些漏洞在三道關口的審驗當中,總能露出馬腳。所以,三道關口“把關人”的懈怠,恐怕才是假阿膠“闖關”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試想,如果銷售許可的審核者認真調查評估阿膠經營企業的資質,查清企業的來龍去脈,讓售假者得不到市場准入資質,假阿膠還能賣得出去嗎?如果市場經營的監管者加強事中管理,嚴格治理整頓,讓售假者拿不到、造不出假貨,假阿膠還能賣得出去嗎?如果電商的經營者對平台産品用心審查,積極追溯,讓售假者無法登上平台,假阿膠還能賣得出去嗎?其實,對于規範經營、打擊假冒産品,國家都有相關的法律法規,但是具體到每個崗位的執法者,依法履職的責任感似乎還有所欠缺。

  打擊阿膠售假行爲是一項長期的工作,這項工作的重點就是堵住阿膠售假的渠道,斬斷假阿膠的産業鏈。阿膠登上社交電商平台還算是一件新鮮事,銷售模式規範了,才能方便消費者購買、助力行業發展,爲假阿膠的流通築起防火牆。現在看來,把好阿膠銷售的許可關、監管關、審核關,就是按住了規範阿膠線上經營的啓動鍵。

  打擊阿膠造假,需要行業的努力與社會共治,從關鍵點做起,從修補漏洞做起,從責任心做起。只要這些關鍵點上的“把關人”,能夠認識到阿膠是關乎百姓健康的消費品,能夠認定自己是健康中國的參與者,就會打起精神,盡職盡責,勇于擔當,帶動行業團結一致,形成揚優抑劣的良好風尚。這種良好的行業風尚形成了,滅掉的是造假者的囂張,造福的就是百姓的健康。


0
0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