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咖啡洗牌在即

2019-09-03 19:14:10來源: 中國食品報網

2

  2018年受共享單車的集體折戟,以及小米、美團上市後股價頻跌的影響,2019年的中國,對燒錢模式進行了一系列的反思。然而,以瑞幸咖啡、連咖啡爲首的互聯網咖啡因頻繁的融資動作和快速的擴張節奏,在一片“悲觀”情緒的創投圈投了一針興奮劑。但是自從去年年尾瑞幸咖啡的巨虧,今年年初連咖啡的頻繁關店,讓尚未展露笑顔的投資人們眉頭緊鎖,曾經屢試不爽的資本戰已經不靈了嗎?

  瑞幸咖啡與連咖啡更願意稱呼自己爲互聯網公司,瑞幸咖啡打造了自己獨立的APP,用戶想要消費只能通過這個APP下單購買;同樣,連咖啡也將微信小程序作爲自己的重要獲客渠道。無法回避的是,互聯網咖啡這個概念裏,咖啡才是主角。相比純粹的互聯網創業,涉及線下服務或實物商品的消費,邊際成本曆來居高不下,無論是瑞幸咖啡還是連咖啡,想要擴張就要實打實的燒錢。目前互聯咖啡也承受著來自多方面的成本壓力:

  (1)開店成本:瑞幸咖啡的開店密度遠遠高于連咖啡,年初瑞幸咖啡創始人錢治亞透露,2019年將再開2500家門店,計劃在門店和杯量上超過星巴克。使用百度地圖搜索“瑞幸咖啡”發現,其門店基本上全開在各大城市的核心商圈,這也就意味著瑞幸咖啡僅開店一項就面臨著巨大的投入。這其中既有一次性開支,例如裝修成本、設備成本;也有常規性開支,如租金、人員成本、包裝成本等。以北京爲例,瑞幸雖然走小型店路線,單店成本年投入將在幾十萬甚至百萬。

  (2)獲客成本:這一方面主要是補貼投入,無論瑞幸咖啡還是連咖啡,都使用了拉新送折扣券的模式,連咖啡有1元拼團項目,瑞幸咖啡上邀新送免費咖啡。加之每天管理的各種福利,以及拼單免配送,滿X杯送1杯等等類似的活動。雖然互聯網咖啡的單價都在20元上下,用戶實際消費其實只有十幾元左右。根據瑞幸透露,去年咖啡銷量達8500萬杯。連咖啡也透露,去年雙十一單周銷量100萬杯,雙十二單天銷量30多萬杯,一年銷量也將在數千萬杯級別。雖然咖啡原材料看似不貴,但是結合了門店、人力以及營銷、包裝等投入,利潤並沒有想象的那麽高,爲了獲客互聯網咖啡瘋狂發布的補貼,其中成本並不是一個小數字。

  (3)物流成本:互聯網咖啡顧名思義,是以線上銷售爲主。瑞幸咖啡一開始就配備了門店,采取外賣+到店雙服務模式。最早由O2O轉型的連咖啡主要做純外賣服務,去年開始嘗試開辦門店。相比于星巴克同餓了麽合作,瑞幸咖啡選座順豐爲第三方配送,因最早做O2O業務連咖啡自建物流體系。咖啡作爲即時即用的飲品,對于配送速度有著很高的要求,每一單外賣咖啡,對于互聯網咖啡們來說都是不小的成本。去年年底,瑞幸咖啡在北京和上海兩大城市的門店悄然上調了免配送費的門檻,從原來的35元上漲至55元。如果消費達不到這個限額,需支付6元的配送費。可見,物流成本也是互聯網咖啡們無法繞過的一個固定成本。

  (4)營銷投入:熟知星巴克的都知道,其從進入中國就未投放過硬廣。但在互聯網咖啡之戰中,營銷投入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例如,去年瑞幸咖啡找來湯唯、張震做代言人,作爲國內有影響力的兩大人氣明星,也將是不小的數字。

  以北京爲例,原來所有門店也就60多家,春節過後已經20多家門店沒有營業,位于豐台區大紅門街道的石榴莊店、朝陽北路20號院的常營店等都已不再營業,這些門店或都將關閉。不但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等地的不少門店目前都已不再營業,上海最多時有120多家門店,目前只有70多家正常營業,而杭州最多有十幾家門店,最新情況是只有1家在營業。據了解,連咖啡在全國的關店比例達到了30%-40%。

  至于關店原因,內部人士稱,一是杯量下降,以深圳爲例,原來30家左右的門店,單店日均杯量最高時達到220杯,目前不到10家店日均150杯,而上海關閉的門店,多數日均杯量不足100杯,不少甚至50杯左右;二是遲遲沒有新的融資到位,咖啡大戰中各家補貼吸走了大量流量。據此前媒體報道,連咖啡曾拖欠咖啡豆供應商貨款,面對資金鏈問題,連咖啡在當時接受記者采訪時沒有直接否認。

  2018年,可以稱爲中國咖啡市場爆發的“咖啡元年”,市場混戰、井噴式增長的背後是各大公司資本賭注、巨額燒錢的現實,激烈的競爭中讓任何一家市場參與者都難以再穩坐中軍帳,包括瑞幸咖啡在內的咖啡新勢力能否挺過2019,星巴克、賣身可口可樂後的Costa這些咖啡巨頭怎麽迎戰,都讓人拭目以待。但毋庸置疑的是國內咖啡市場深度洗牌在即。


0
0

我來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