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水産養殖和生態保護協調發展

2019-02-18 11:18:25來源: 光明日報

   經國務院批准,農業農村部等10部委近日印發了《關于加快推進水産養殖業綠色發展的若幹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個經國務院同意、專門針對水産養殖業的指導性文件。

  水産養殖與水生態環境關系如何?我國水産養殖業還面臨哪些困難和問題?如何促進水産養殖和生態保護協調發展?在2月15日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農業農村部副部長于康震、農業農村部漁業漁政管理局局長張顯良對此進行了回應。

  發展生態健康的水産養殖業—— 水産養殖與水環境汙染不能簡單劃等號

  “水産養殖與水環境汙染之間不能簡單劃等號。”于康震指出,包括養殖水産品在內的水生生物是整個水生態環境的重要組成部分。魚翔淺底的美景,就意味著水生態環境要好,意味著不能沒有水生生物,兩者是一個生命共同體。只有高密度、不合理的投餌型養殖方式才會對環境有比較大的影響,科學合理的養殖方式對水生態環境還有淨化修複的作用。

  “水産養殖汙染物大多爲氮磷等有機物,主要是造成水域環境的富營養化,對水體的影響總體不是很大。我國海水養殖中貝藻類以及淡水養殖中的鲢鳙魚等濾食性魚類,都是不投餌型的水産養殖品種,這些養殖品種都對環境有著良好的淨化修複作用。”于康震說。

  爲發展生態健康的水産養殖業,《意見》將改善養殖環境作爲水産養殖業綠色發展的重要內容,提出科學設置網箱網圍、開展養殖尾水和廢棄物治理等多項舉措。同時,重點強調要發揮水産養殖的生態屬性,鼓勵發展不投餌的濾食性魚類和灘塗淺海貝藻類增養殖,開展以漁淨水、以漁控水、以漁抑藻,修複水域生態環境。

  合理布局水産養殖生産—— 該減的要減下來,該留的也要留下來

  2018年,我國水産養殖總産量超過5000萬噸,占我國水産品總産量的比重達78%以上,是世界上唯一養殖水産品總量超過捕撈總量的主要漁業國家。水産養殖業的快速發展爲解決城鄉居民“吃魚難”、保障優質動物蛋白的供給、降低天然水域水生生物資源的利用強度、促進漁業産業興旺和漁民生活富裕都作出了突出貢獻。

  “然而,與新時代的發展要求相比,水産養殖業還面臨著一些困難和問題。從産業發展的外部環境看,養殖水域周邊的各種汙染,嚴重破壞養殖水域生態環境;經濟社會發展和建設用地不斷擴張,使水産養殖水域空間受到嚴重擠壓,漁民合法權益受到侵害。從産業發展的內部環境來看,水産養殖布局不盡合理,如部分地區近海養殖網箱密度過大,水庫、湖泊中的養殖網箱網圍過多過密,而一些可以合理利用的空間(如深遠海、水稻田、低窪鹽堿地等)卻開發利用得不夠;一些落後的養殖方式亟待轉變,産業的規模化、組織化、品牌化程度較低。這些都與水産養殖大國的地位不相稱。”于康震說。

  爲破解這些問題、促進水産養殖科學布局,《意見》提出加快落實養殖水域灘塗規劃制度、優化養殖生産布局、積極拓展養殖空間等舉措。

  “在養殖水域灘塗規劃編制發布的基礎上,要依法退出禁養區的養殖,規範限養區、養殖區內的養殖生産,推動水産養殖業綠色高質量發展。”于康震說,水産養殖灘塗規劃涉及廣大漁民群衆的切身利益,空間規劃必須要依法依規,不得以産業發展規劃替代空間規劃,不搞禁養區擴大化,也不搞産業保護主義,該減的要減下來,該留的也要留下來。

  保障水産品質量安全—— 産管結合、標本兼治,打好“組合拳”

  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水産品出口額達233億美元,出口額、出口量雙增,進口額、進口量也雙增。2018年我國水産品貿易順差爲75億美元,比上年有所降低。

  張顯良介紹,從近幾年檢測結果看,我國水産品質量安全水平總體穩定向好,連續6年産地監督抽查合格率都在99%以上,市場例行監測合格率也由2013年的94.4%提高到2018年的97.1%,多年未發生區域性重大水産品質量安全事件,水産品總體是安全的。

  在保障水産品質量安全上,農業農村部一直堅持産管結合、標本兼治,打好“組合拳”。

  張顯良指出,爲促進水産養殖業綠色發展,確保水産品質量安全,《意見》提出了三個方面的措施:一是強化投入品管理,強化水産養殖用飼料、獸藥等投入品質量的監管,加強水産養殖用藥的指導,嚴厲打擊制售假劣水産養殖用飼料、獸藥和違法用藥及其他投入品的行爲;二是強化水産品質量安全屬地監管職責,落實生産經營者質量安全的主體責任,推動養殖生産經營者建立健全養殖水産品追溯體系,推進行業誠信體系建設,保證水産品安全;三是健全水生動物疫病防控體系,加強水生動物疫病監測預警、風險評估和應急處置。

  “農業農村部將會同各有關部門和地方政府,細化目標任務、明確時間表、路線圖和責任人,高舉水産養殖業綠色發展的大旗,通過調整養殖結構、轉變養殖方式、推廣清潔生産、防控養殖汙染,實現由粗放經營、單一增産向提質增效、綠色生態轉變,把《意見》的政策紅利轉化爲水産養殖業綠色發展的生産與生態紅利。”于康震說。

  (本報記者 李慧)

0
0

我來說兩句